《北游記:蘇祿王傳》第二章 異國異姓的兄弟

                                        2019年07月24日15:17  來源:濟寧新聞客戶端  作者:楊義堂

                                        正在這殺伐得最為慘烈的時候,那些云團一樣的大樓船已經排山倒海一般來到了蘇祿海。

                                        這簡直是一片樓船組成的城市!呼啦啦有十幾條,不,幾十條,不,是上百條的大船來了!這是船嗎?這是一片在海上突兀而起的大高樓啊,每一條大船都有幾十丈長,三四層的宮廷式建筑,精美而豪華。九桅十二帆隨風滿張,高聳入云。船首鑲嵌著神圣的龍眼睛,船尾掛著龍鳳呈祥的五色旗幟,隨風搖曳。這些漸行漸近的大樓船,正是大明王朝太監鄭和帶領的巡洋世界的大船隊。

                                        在最前面那艘最大的“大福號”寶船上,一高一矮兩個人正朝著這個即將靠岸的海島指指點點。高個子的人高馬大,虎背熊腰,頭上戴一頂嵌金三山帽,身上穿一領簇新紫色蟒龍袍,腰里系一條玲瓏白玉帶,腳上穿一雙文武皂朝靴,外披一件黃色長披風,顯得威風凜凜。他的臉龐卻如一輪滿月,眼含春風,表情慈祥,端莊優雅。他正是赫赫有名的大明出訪正使、大太監鄭和。

                                        鄭和原姓馬,名和,小名三寶,云南昆陽州人,祖上在元代時期從西域來到中國,父親馬哈只是回回人,曾往天方(默伽)朝圣,尊號哈只(朝圣者),鄭和有兄弟姐妹四人,他排行老三。鄭和于1371年(明洪武四年)出生,1381年(洪武十三年)冬天,明朝軍隊進攻云南,馬和年僅十歲,被明軍副統帥藍玉掠走至南京,做了一名小太監,分到了朱棣的燕王府。有幸的是,燕王注意培養近侍宦官讀書習武,朱棣的謀士道衍和尚也喜歡馬和,收他為菩薩戒弟子,法名福吉祥。馬和從小學習孔孟之道,又通曉佛教和伊斯蘭教的文化和習俗,能武能文。在靖難之變中,馬和立了戰功,深得朱棣的信賴。因為“馬不能登殿”,朱棣繼位后,在南京親筆寫了一個“鄭”字,賜馬和姓鄭,從此以后,馬和就成了鄭和,并升任內官監太監,官至四品,地位僅次于司禮監太監。

                                        1405年(永樂三年),35歲的鄭和首次奉命出使西洋,他既是明廷奉敕的使臣,又是船隊軍兵的大統帥,率領著貳萬柒仟八百余名士卒,乘坐二百艘大船,其中長四十四丈、寬十八丈的大船有六十二艘,浩浩蕩蕩從南京龍江港起航,經江蘇太倉劉家河編隊集結出海,到福建長樂縣太平港駐泊,等候東北季風到來。

                                        冬天,鄭和率船隊從福建閩江口五虎門出洋遠航,經南中國海域,到達占城(越南南部)、爪哇(印尼爪哇島)、蘇門答臘、錫蘭(斯里蘭卡)等地。鄭和攜帶著永樂皇帝朱棣詔諭海外諸國的敕書,去各國宣讀,并持有頒賜各國王的敕誥和王印,同時將大量的金銀、銅錢、瓷器、絲綢等大批貨物作為賞賜。所到之地,海外諸國紛紛回應,許多國家的使節和王子們跟著船隊回國,朝拜大明皇帝。

                                        1407年(永樂五年),為了送這些前來朝拜大明王朝的外國使節回國,鄭和帶領船隊進行了第二次遠航。這次出訪所到國家有占城、渤尼(文萊)、暹羅(泰國)、真臘(柬埔寨)、爪哇、滿刺加(馬六甲)等。

                                        1409年(永樂七年),鄭和第三次統領船隊出國。此次航行途中,在滿刺加(馬六甲)建了一座城垣,并蓋了一個大倉庫作為海上貿易的中轉站。在從古里回航的途中,鄭和率領的船隊大戰在錫蘭跟搶劫他的亞烈苦奈爾國王,凱旋回國。

                                        這次是鄭和第四次出洋了,臨行前,明成祖朱棣在北平燕王宮接見鄭和,說:“三寶,爾等這次出洋,一定要去更多更遠的番國,邀請番國的使者來我大明朝覲,朕銳意通四夷,內安諸夏,外撫四夷,厚往薄來,意在宣德化而柔遠人,四夷順則中國寧,愿爾等不要辜負朕的心愿!”

                                        鄭和跪在皇帝身前說:“鄭和是圣上您身邊最信賴的人,對您的恩澤一直心存感念,沒齒不忘,一定不會辜負您的信任!”

                                        朱棣微微頷首,說道:“好好給我長志氣,我也要讓那些心中不服的朝臣們看看,我比建文那毛雛孩子英明的多,也比前元的忽必烈英明的多!大明朝雖然沒有前元王朝的邊疆大,但是我們大明的海疆大啊,我不僅是洪武嫡傳,而且文治武功,遠邁漢唐!”

                                        鄭和說:“吾皇英明,萬歲,萬歲,萬萬歲!”

                                        1413年 (永樂十一年)十月,鄭和帶領著龐大的船隊,再次來到了南洋。

                                        過去幾次下南洋,也曾經經過蘇祿海,但是因為蘇祿島人煙稀少,都沒有停留,這次,鄭和決定停下來,到島上去看看,拜會一下島上的部落首領們。

                                        此時,站在鄭和身邊的人,也是一名宦官,他身著一件紅色的麒麟袍,腰里也系著一條玲瓏白玉帶,腳上穿一雙文武皂朝靴,身材比鄭和矮了半截,也瘦了不少,長著一副女性的纖弱身材,但卻顯得十分聰明干練。這個人,也是一名大明宦官張謙。

                                        張謙是浙江溫州金鄉衛人,從小父母雙亡,一位老族人看他無法生活,將他送入宮中,做了一名小宦官,在靖難之役時,建文帝朱允炆火燒皇宮,人們嚇得紛紛逃走,而張謙卻很有主意,他說服了幾位太監,主動打開宮門,迎接燕王的軍隊入宮,燕王朱棣大喜過望,論功行賞時,發現主動打開宮門的,就是一位叫張謙的小宦官,朱棣因此對張謙十分信任。

                                        在1408年(永樂六年)的時候,一名渤泥國來大明朝拜的老國王在南京去世了,當時的波尼國的王子遐旺剛剛四歲,老國王的兄弟們比較強悍,恐怕小王子王位不保,永樂皇帝親自冊封遐旺為新國王,專門派張謙護送小王子遐旺回國。張謙陪著小王子來到渤泥國之后,拿出大明皇帝任命遐旺為渤泥國新國王的委任狀,聯合各方面勢力,幫助遐旺順利登基,建立了大明王朝對渤泥國的藩屬關系,同時也與國王遐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朱棣皇帝對張謙贊賞不已,這次鄭和再次出洋,要去更多的番國,任務更加艱巨,朱棣便派他跟隨鄭和一起出行。

                                        張謙也確實是一個有心人,在與渤泥國上下接觸的時候,他已經學會了簡單的馬來語。來到鄭和的大寶船上,他除了緊隨鄭和左右、積極地為鄭和出謀劃策之外,還跟著通事(翻譯)馬歡學習各國的語言。

                                        大寶船離前面的蘇祿島越來越近,鄭和與張謙都在觀察著岸上的情況,突然,張謙驚訝地叫道:“不好了,三寶太監,你看岸上在打仗,還挺激烈呢!”

                                        鄭和點點頭,擔憂地說:“是啊,我看著也是,這樣可不好,既然我們經過這里,就不能讓強人欺負弱小,我們有責任平治天下,協和萬邦!我們這些大船上不了岸,你可以先乘一艘戰船,上岸看看,豈能在我們大明兩萬名士兵的眼皮底下打起來!”

                                        張謙說:“好的,這事兒就交給在下吧,請您放心,我會把他們擺平了!”

                                        說完,張謙就下了大船,換上一艘小型戰船,快速向蘇祿島方向駛去,離岸越來越近了,打斗的場面看起來十分殘忍,一些人已經倒在地上,而另一些人還在追打著。

                                        看似柔弱的張謙當機立斷,尖聲喊道:“發炮,嚇嚇這幫海盜!”

                                        “轟——,轟——,轟——!”戰船靠岸一側的火炮——神威大將軍同時開火,炮彈打到岸邊,震耳欲聾,泥沙飛濺,煙霧升騰。

                                        打斗中的人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的陣勢,全都嚇壞了!西王和一些人被震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煙霧彌漫中,張謙帶領士兵們沖上了岸!

                                        張謙看看一片狼藉的戰場,看到身穿鮮艷的黃色和綠色衣衫的兩個人,立刻猜到他們是部落的大王,就走到他們身邊,厲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兒?為什么打仗?”

                                        東王和西王互相指著對方,說:“怨他,是他挑起來的!”

                                        張謙慢聲說:“一個一個說!”

                                        東王說:“我是這個島上的東王,他是達威達威島上的西王,還有地上躺著的那位,是巴西蘭島的峒王,今天,我來海邊歡迎峒王爺,不料,西王帶著人,拿著武器打上島來,打傷了我們不少人,你看,峒王爺可能不行了。”

                                        張謙看著一個個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人們,對一名隨從說:“快回去報告三寶太監,讓船上的大夫都來給受傷的人治病!”

                                        船上隨行的大夫們背著藥箱很快乘坐快艇來了,開始給受傷的人們敷傷治病。

                                        峒王已經昏死過去了,大明來的大夫們在為他整理傷口,做止血的工作,看樣子兇多吉少。大家圍在他身邊,不住地嘆息。張謙叮囑大夫,一定盡最大努力挽救峒王的生命。

                                        東王巴都葛巴哈刺向張謙介紹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張謙看著西王麻哈喇葛麻丁,氣憤地說:“你帶著人來到人家的島上,大打出手,傷害無辜,你說,是不是你的錯?你說,該怎么辦?”

                                        西王麻哈喇葛麻丁看著眼前的一切,又瞥見海里面樓船林立,遮天蔽日,也不知道張謙一行人是從哪里來的,要干什么,嚇得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東王看著西王,余怒未消,說:“峒王被你打傷了,非常嚴重,如果好不了,你要負全部責任!喪葬和賠償,由你負責!”

                                        張謙說:“從今以后,不許再相互打斗,彼此都和睦相處,互相幫助,該有多好!”

                                        西王低下了頭,說:“但愿峒王能好起來,如果好不了,我全部負責。”

                                        張謙看看這兩個人,問道:“你們這東王、西王和峒王,是什么關系?”

                                        東王巴都葛巴哈刺回答道:“也沒有什么關系,都是在不同的島上生活,我這里在中間,大家有什么事情,都要從我這里經過。”

                                        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小聲說:“哼,打仗的關系唄,多少代人了,都這樣打打殺殺!”

                                        張謙說:“我們大明朝講究長幼有序,兄友弟恭,你們三位王爺應該排出兄弟次序,就不會再出現打仗的事情了。”

                                        西王高聲說:“我贊成排序,我的島最大,我排老大!”

                                        張謙說:“長幼不是靠力量說話,而是用年齡、閱歷來說話,你們三個誰的年齡最大啊?”

                                        東王說:“我年齡最大,45歲,西王38歲,年齡在中間,峒王最年輕,20歲,才剛剛娶了王妃,唉,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張謙說:“你們不是用拳頭排序,而是按照兄弟的年齡排序,就以東王為尊,西王為次,峒王排老三,大的愛護小的,小的尊敬大的,相互之間唯恐對別人照顧得不夠,哪里還能打得起來呢!”

                                        西王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張謙上前一步,將兩個人的手握在了一起,說:“好啊,從今以后,希望你們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

                                        東王西王二人都點點頭。

                                        都馬含、溫哈剌、安都魯這些孩子們看到張謙來到后發生的這神奇的一幕,從布滿血腥的戰場,到敵我雙方握手言和,不由得歡呼著鼓起掌來,張謙成了孩子們心中敬仰的大英雄!

                                        這時候,三寶太監鄭和已經下了船,來到了岸邊,看到一場惡戰已經化干戈為玉帛,也跟著高興地鼓起掌來,對張謙說:“張謙,你干得好啊,真有你的!”

                                        張謙不好意思地低頭說道:“都是三寶太監教誨的,您出海這么多年,不都是這樣與人為善、化解矛盾、協和萬邦的嗎?”

                                        張謙看到東王、西王不認識面前這位大個子男人,就笑著介紹說:“二位王爺,這是我們的大明國的出海正使鄭和,帶領大明的船隊四次遠航海外各國,因為他在兄弟中間排行老三,人稱三寶太監。”

                                        東王看到面前的就是傳說中的三寶太監,驚訝地說:“早就聽說過三寶太監的大名,傳得神乎其神,不想今天能夠遇到,是我們的榮幸!”

                                        西王不說話,啪的一聲跪在地上,大聲說:“三寶太監爺爺,剛才看到那些大樓船,我還以為出了海市蜃樓了呢,不想竟是真的!都說您是海上的神仙,誰想到我還能見到您,真是太榮幸了,保佑保佑!”

                                        鄭和上前把西王扶了起來,說:“千萬不要客氣,我們應該以兄弟相稱,看到你們化敵為友,冰釋前嫌,我也非常高興!今天,我們就一起結拜為異國異姓的兄弟,自此之后,永結同心!”

                                        東王激動地說:“三寶太監,您愿意和我們結為兄弟,真是太好了!今天,本來是峒王爺要來島上加入穆斯林,成為我們的兄弟的日子,剛才被西王砍倒了,我就像斷了胳膊一樣難受,現在,又多了這么幾位兄弟,真是太好了!”

                                        西王不相信鄭和的話:“不可能吧,三寶太監,您是神仙,我能和神仙成為兄弟嗎?”

                                        張謙說:“能,三寶太監已經說了,你們要結拜為異國異姓的兄弟!”

                                        西王低下了頭,難過地說:“可惜,峒王被我用大刀砍倒了,現在生死未知,我真是昏了頭啊!”

                                        東王說:“你對峒王的罪以后再算,三寶太監愿意和我們一起結拜兄弟,是我們的福氣,我讓巴西蘭島的一個人代表峒王,跟我們一起結拜!”

                                        三寶太監讓士兵們從大船上抬下來四壇酒,找了五只瓷碗,打開一壇酒,一一斟滿,頓時,濃濃的酒香在海島上飄散開來。

                                        鄭和說:“來,今天我們有緣相識,殊為難得,一起結拜為異國異姓的兄弟!張謙,你看我們怎么排序啊?”

                                        東王說:“不用排了,三寶太監當然是我們的老大。”

                                        張謙說:“不一定,東王45歲,應該為長兄,三寶太監今年春秋42歲,應為二哥,西王38歲,應為三弟,峒王20歲,是為小弟。”

                                        鄭和對東王說:“是的,兄弟排序,當以年齡為準,豈能以權勢壓人,你就是大哥!”

                                        大家都對三寶太監的高風亮節贊許地點點頭。

                                        鄭和又回過頭來對著張謙說:“張謙,還有你呢,怎么把自己忘了!”

                                        張謙連忙后退,擺擺手說:“三爺,您是大太監,是這次出訪的正使和大元帥,和蘇祿國三王一起結拜為兄弟,是平起平坐,我為您效力就行了,和我一起結拜,會丟了您的身份!”

                                        鄭和說:“兄弟同心,其力斷金,一起出洋,正需要我們兄弟同心協力,共同為吾皇出力之時,豈能推讓?”

                                        張謙笑著說:“兄長說的極是,既然能看得起我,一定不負眾望,肝腦涂地也在所不惜!我今年虛活了35歲,排為老四,在五弟峒王八都之前。”

                                        大家一起叫好!

                                        這時候,獨眼龍突然在人群外面喊了一聲:“西王爺,先等一等,我有話要和您說!”

                                        西王看看他鬼鬼祟祟的樣子,厭惡地說道:“你咋呼什么,這節骨眼上,有事兒回去再說!”

                                        大家一起朝獨眼龍看去,不知道他要說什么話,獨眼龍看看大家的神色,氣得“唉”了一聲,跑開了。

                                        張謙讓大家劃破手指,把血滴在碗里,然后一起端起酒碗。

                                        鄭和端著碗在前面領著行禮。他高聲說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蘇祿東王巴都葛巴哈刺、我大明出洋正使鄭和、蘇祿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大明中官張謙、蘇祿峒王八都兄弟五人義結金蘭,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說完,揚脖將碗中的酒倒入口中,大家也跟著學,把黃酒干了。

                                        鄭和又領著大家一起給東王磕頭行禮,東王還禮。張謙和西王、還有峒王的代表人一起向二哥鄭和行禮,之后,張謙和峒王代表人向三哥西王行禮,峒王的代表人最后向張謙行禮。

                                        這一圈禮儀下來,鄭和與張謙比較得心應手,而東王、西王、峒王的代表人就比較難受了,好在大家都是誠信,也就不再計較禮儀是否規范了。

                                        西王擔心地問:“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這是什么意思?異姓兄弟必須這樣嗎?”

                                        張謙解釋說:“我們中國結拜兄弟,最早是三國時期劉關張三結義,就是這樣說的,不是兄弟們必須那一天去死,我覺得還是盡心就好!”

                                        西王大叫道:“不好了,早知如此,我到這里來,還帶著什么砍刀,這峒王兄弟千萬不能死啊,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鄭和將剩下的酒送給東王、西王和峒王的代表人,希望以后喝酒的時候,就能想起兄弟來。東王、西王都說,那是肯定的!

                                        鄭和說:“我也是,我在茫茫大海航行的時候,也會想起兄弟們來的!”

                                        大家都說好,以后會彼此想念的。

                                        鄭和又對大家說:“我們大明皇帝派我出使海外各國,就是勸告各國循理安分,庶幾共用太平之福,我還帶來了永樂皇帝給你們的敕諭,我來宣讀一下。”

                                        東王巴都葛巴哈刺恭敬地說:“好啊,愿意恭聽大明皇帝的訓示!”

                                        西王麻哈喇葛麻丁驚喜地鼓起掌來:“嘿嘿,看看大明的皇帝對我們怎么說!”

                                        鄭和展開圣旨,用尖細的聲音宣讀道:

                                        “皇帝敕諭四方海外諸番王及頭目人等,朕奉天命,君主天下,一體上帝之心,施恩布德。凡覆載之內,日月所照,霜露所濡之處,其人民老少,皆欲使之遂其生業,不致失所。今遣鄭和賚敕,普諭朕意,爾等祗順天道,恪守朕言,循理安分,勿得違越。不可欺寡,不可凌弱;庶幾共享太平之福。若有抒誠來朝,咸錫皆賞。故茲敕諭,悉使聞知。”

                                        東王、西王聽完,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些什么,張謙就仔細地把圣旨上的話解釋了一遍,二王立即跪倒在地,說:“皇帝說的太好了,我們愿與大明皇帝共享太平之福!”

                                        張謙說:“我們皇帝說了,如果能帶著誠意去中國朝拜,所有去的人都能得到厚厚的賞賜!”

                                        東王高興地說:“我早就想去大明國,看看上國的盛景,帶著我們蘇祿島的珍珠去做生意,不想大明的使者就真的來了,還和我成為了異國異姓的兄弟,真是如在夢中!相信我吧,我一定會到大明朝拜皇帝,順便也看望一下那里的兩位兄弟!”

                                        西王說:“結拜兄弟本是好事兒,可是,我要先照顧好峒王兄弟,不能讓他死了才行!”

                                        東王點點頭說:“是啊,但愿真主安拉能夠保佑他,峒王八都和我們已經是兄弟了,他的生命和你我緊緊相連。”

                                        都馬含、安都魯和那幫孩子們,已經在海灘邊上擺開了陣仗,有模有樣地玩起了兄弟結拜和宣讀圣旨的新游戲了。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无码专区人妻系列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