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研考在即,學碩縮招,專碩時代真的來了?

                                        2021年12月13日11:38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距離2022年考研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對于今年的“考研黨”來說,最受關注的話題之一就是“學碩縮招”了。近兩年來,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四川大學、武漢大學等知名高校停招部分學術學位碩士,取消學碩統考,經濟管理、新聞傳播、應用心理學等多個學科均在其中。

                                        從國家政策來看,大力發展專碩是促進我國高端人才培養的重要舉措。不少教育界人士認為,如今的專碩含金量與就業優勢越來越明顯。

                                        學碩縮招,專碩擴招已成趨勢

                                        2022年全國碩士研究生考試初試將在12月25日舉行。和往年相比,今年的“考研黨”在選擇考研目標時,需要考慮的問題更多了。

                                        “考研的同學想要成為學術型碩士研究生更難了,要求的能力更加高了,可能會勸退不少人。”

                                        山東師范大學的張文文表示,自己今年打算報考上海財經大學人文方向的學術碩士,但是今年這個學校的推免比例從不超過30%變成了不超過50%,通過考研錄取的同學就少了很多。

                                        “不僅如此,以前學校都是大類招生,初試之后再細分,但是今年初試就分流,雖然招生總人數不變,但前期的專業就選擇很有博弈的感覺。”因為這些原因,堅持報考學碩的張文文感到今年考研的壓力更大了。

                                        最近一段時間,不少高校縮招、停招學碩的消息時常引起網絡熱議。今年5月,復旦大學經濟學院表示自2022年開始不再招收學術學位碩士研究生。不僅如此,北京大學、四川大學、西南大學等高校的某些專業宣布停招學術型碩士。

                                        事實上,學碩縮招、專碩擴招早已有頂層規劃。

                                        2020年9月30日,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印發《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2020-2025)》。其中明確提到,到2025年,以國家重大戰略、關鍵領域和社會重大需求為重點,增設一批碩士、博士專業學位類別,將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規模擴大到碩士研究生招生總規模的2/3左右。

                                        同一天,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發布《關于開展2020年博士碩士學位授權審核工作的通知》。其中要求,“新增碩士學位授予單位原則上只開展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新增博士學位授權點向專業學位傾斜。”

                                        因此,將擴招名額落實在專碩的招生上,是近年來不少高校針對本校招生計劃進行的方向性調整。據了解,2020年天津大學、中國農業大學、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專碩與學碩招生人數,就已基本持平。

                                        “這樣的調整力度是相當大的。”東北師范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秦春生告訴記者,“以東北師范大學為例,目前我們專碩培養規模已經占到全校的60%多一點,但從全國高校來看,有的調整快的院校已接近70%,也就是達到2/3了。我們也力爭在2025年逐步調整到達到2/3,這已經寫進我們“十四五”規劃中了。”

                                        北京交通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朱曉寧表示,該校目前全日制非定向的碩士研究生中,學碩略多于專碩,大概比例為6∶5。“這是學校3年前的比例,近3年學校沒有增加招生,未來若增加招生名額,會向專業碩士傾斜。”

                                        專碩已成碩士研究生的“半壁江山”

                                        如今,專碩已經當之無愧地成了碩士研究生的“半壁江山”。

                                        從2009年我國開始全面招收全日制專業學位碩士研究生起,專業碩士招生數量逐年遞增,在碩士研究生招生數量中的占比持續增大。根據中國教育在線發布的《2021年全國研究生招生報告》,自2017年起,全國專業碩士招生規模始終高于學術學位碩士。2019年碩士研究生招生81.1萬人,專碩招生規模達47.4萬人,占比為58.5%。2019年專業碩士研究生在校生147.4萬人,占比60.4%。

                                        不僅在人數上占據優勢地位,社會上對專碩的評價也在悄然改變。

                                        從事了十幾年專業學位碩士管理工作的秦春生觀察到,近年來,專碩的報考熱度越來越高。“2021年,東北師范大學專業碩士平均報錄比為6:1,但是學碩的平均報錄比是4∶1左右。但是5年前,這個數據是反過來的。可見同學們對于專碩的認可度是逐年增高的。”

                                        今年9月,本科畢業于南京財經大學的周小新打算二戰考研。當周小新看到目標學校的招生公告后,猶豫權衡了好久,最后重新調整目標,選擇改報專碩。“這樣勝算大一些。”她說,去年之所以報考學碩,主要是因為一些單位在碩士類型上有要求。周小新害怕自己在拼盡全力考研后仍然遭受來自學校和學歷方面的歧視。

                                        周小新的擔憂也是國家改革的方向。11月19日,教育部發布《關于做好2022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強調,要努力消除就業歧視。在各類校園招聘活動中,不得設置違反國家規定的有關歧視性條款,不得將畢業院校、學習方式(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等作為限制性條件。

                                        秦春生表示,近3年來,不僅同學們對于專碩的報考熱情高漲,用人單位對于專碩畢業生的滿意度和需求度也在明顯提高。“這幾年,同學們和老師們都反映專碩特別好就業。以我們的教育碩士為例,學校要求教育碩士生在第一學期每個月都集中一周去一線中學進行教學實踐,之后還有8周的教育實習。學生畢業后很多中學搶著要,很多中學校長發信息給我說對學生們特別滿意,因為基本功扎實,學科素養高,立刻就能上崗,來了就能講課,有潛質和無限發展空間。”

                                        “因此,我能體會到整個社會對專碩看法的轉變。我認為,只要學校重視了,培養質量提升了,就會得到社會的認可,形成良性循環。”秦春生說。

                                        學碩與專碩應“各司其職”

                                        事實上,學碩和專碩本沒有高低之分,只是在定位上、培養模式上有些不同。學術碩士是以培養學術研究人才為定位,重視理論教育和學術研究;專業碩士則是培養應用型人才,重視實踐教育與應用能力。

                                        任靜就讀于寧夏大學,目前大四,為了提升自己未來的求職競爭力,她決定報考中央民族大學的學科語文專業碩士。

                                        “聽周圍一起考研的同學講,很多學校的學碩確實是縮招了,但我報考的這個專碩擴招了。”任靜說,“專碩擴招是好事,會培養更多、更好、更專業的實踐型人才。就拿我們專業來說,培養的是語文老師,在新課改等教育政策發布之后,就更要求一些教師在實踐中適應新的環境,面對新的挑戰。”

                                        任靜認為,學術型碩士則培養的是學術精英,“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真正熱愛并執著于科研的也就一小部分,現在很多人讀完學碩還是存在就業的問題,這種情況下學碩比起專碩可能沒什么優勢。”

                                        “其實不管擴招縮招,還是能力最重要,成績定勝負。”任靜說。

                                        不少專家表示,學碩是培養學術型人才,專碩是培養應用型人才,兩種碩士類型應各司其職。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趙世奎表示,改革開放初期,在我國剛開始研究生教育時,學術碩士事實上承擔了一部分博士生教育的功能,是培養高校師資、培養高端人才的主要力量。隨著我國研究生教育的不斷發展,對學術碩士的定位和功能做出適當調整是必然趨勢。

                                        “未來,特別對基礎學科,學碩的定位更多是讀博前的一個過渡性學位,是為博士教育儲備生源。從這一角度講,學碩的總規模可能不再需要大的增長,但在學科結構上勢必會作出調整。其次,從教育本身來講,大多數人才經過專碩的培養進入社會發揮才干是合理的。”趙世奎說。

                                        朱曉寧表示,為了更好地讓人才培養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分類培養是十分必要的,“把研究生學位劃分成專業型和學術型,有利于國家從理論研究、產業實踐等不同方向培養人才。”他認為,強調分類培養的同時,需要開展分類選拔,才能促進分類培養達到目標。

                                        之所以如今仍有人對專碩的含金量有所擔憂,趙世奎表示,首先是因為仍有些學校由于師資水平、教學條件等方面的限制,導致專碩成為“縮水版”的學碩,培養過程和培養質量沒有達到預期。但近年來朱曉寧觀察到,“不僅國家對專碩教育非常重視,培養單位也在下大力氣提高專碩的教育質量,例如,很多高校的研究生院都設立了專門的專業學位教育辦公室。”

                                        “另外,所有層級的教育都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這不僅體現在行業企業要積極參與專碩培養,也體現在社會用人單位對專碩的科學認識和合理認可。”趙世奎說。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學生均為化名)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无码专区人妻系列专区